光华人物报

贵州独山县基长镇强征耕地毁坏农田动用警力强拆民宅

基长镇领导拍脑袋搞旅游群众遭殃      拆百户人家种草  毁千亩良田造景        
       我们是贵州省独山县基长镇秀峰村独坡脚自然寨村民,全寨87户410人,是拥有千年历史的古寨,交通方便,环境优美,村民们从容地过着宁静而安稳的生活。哪知天有不测风云,厄运突然降临:村庄 消失了,村民成了无家可归的难民。                                  只因今年三月基长镇主要领导看上了我们村的自然环境,想出了一个旅游开发的点子,在不跟村民打招呼、不和群众商量、未取得征地批文,未办理建设手续的情况下,为使自己旅游开发的设想能尽快实现,在安置无着落的情况下,悍然动用大批警力突击强征强拆,逼得村民无家可归,四处逃难,从此一个拥有87户人家传承千年的古寨从版图上彻底消了!                                                  
        仅凭乡镇主要领导旅游开发的一个点子,就毁了我们一个寨子。而且还是一个未按程序论证(可行性研究、立项)的点子,一个还未经民主决策上升到政府正式决策文件(整体搬迁、征地文件)的点子,一个未履行国家基本建设程序、未取得任何开工建设许可文件(景区规划审批文件,环评文件,项目建设用地批准文件,工程规划许可证,施工许可证)的点子,就这样一个还处在领导个人想法状态下的点子,却因此毁掉了我们整个寨子!是奇葩?还是悲凉?对于我们村民来说是痛彻心扉的悲凉!对于外面人来讲是不可想象的奇葩!                                                          
       一,不经国务院审批,未取得征地批文,占用一干多亩肥沃的基本农田用于非农建设,天理何在?                          
      说实话,我们村上的自然环境并不出众,就一座孤立的小山,小山周围尽是一片地势平坦、常年保水、土地肥沃,千亩连片的基本农田,不是什么省级、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但却是国家基本农田保护区。                                                  
      可是镇上主要领导突发奇想,想用我们87户居住的家园和410人赖以生存的土地作为基长镇政府主要领导旅游创业的练车场!反正不花自己的钱,不用自家的地,也不用交学费,还能过把车瘾 ,更重要的是还能上项目,这种自己不承担风险、既得面子又得里子的事,才造成了基长镇主要领导目无法纪、眼中无民、不顾一切的疯狂。                          
       不遵重群众,不遵守法纪,我行我素,领导真实的企图是什么?为国家?但又不遵守国家法律,干着违法的事,怎么有资格讲是为国家。为群众?但却又不遵重群众,违法强征强拆,不管群众死活,怎么有资格谈得上为群众。                                                          到底这么疯狂的乱作为图的是什么?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土地管理法明文规定,占用基本农田必须由国务院审批,而且非法占用超过5亩就达到刑事立案标准,法律规定得这么严,但是领导不在乎,自恃有办法,在未依法办理土地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就采用欺压哄骗群众办法,说是国家建设征用,不管同不同意,以不影响国家建设为由强征强拆,违法征用基本农田一千多亩,用来铺装纵横交错人车分流的路网、不同位置不同功能不同规模的观光聚会活动广场、人工造景、栽花种草、造型功能各异的大量建筑物、构筑物等人造景观旅游项目,占用我们村组耕地433.484亩,其中基本农田268田;占用周边五个村寨基本农田不少于800亩,还不统计其他耕地在内。                                                      
        二,乡村居然搞起棚户区改造,明明是砖混楼房愣是被镇上主要领导看成是棚户房,是什么原因使领导的眼睛严重走神?丧失了正常人的基本判断能力!  本来国家棚户区改造的范围是城市而非乡村,可是基长镇主要领导为了拆房腾地方便,想出了在农村搞棚户区改造的歪点子。一来领导忘记了我们农民的身份,对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想拆房要地,只能通过正规程序征地,不能借用城市棚户区改造的外衣来达到拆房腾地的目的,因为我们不是国有土地;二来我们村庄住房条件偏偏不配合领导的想法,居然没有一户住危房,也没有一户棚户房,自然就更谈不上还存在需要改造的棚户区了。但是只要领导有想法就会有办法,别看你家楼房装修得象城市的别墅一样飘亮,甚至环境比城市的别墅还好,但是领导说你家是棚户房就是棚户房,不自愿拆就强拆,并且还在村内公开张贴棚户区改造房屋公告,你说领导的脸皮要有多厚才敢这么明目张胆、颠倒墨白、厚颜无耻地指鹿为马!      而且动用警力强拆民房,腾出的土地是用来供给无合法手续的旅游项目占用,而且还是一个无用地批准文件,无规划许可证,无施工许可证的典型的三无违法建设工程所占用,放在谁身上都觉得被征土地、被拆房屋是用来作违法建设,不值!                                
         向独山县国土资源局书面反映,无反应。过后,我们群众代表跑到独山县国土局当面跟局长详细反映违法征地的情况,局长顾左右而言他,避谈征地是否合法,他对我们村民代表反映的违法征地、非法占用农用地来搞非农建设的事情,不置可否,既不说对,也不讲错,也没有要派工作人员下去调查核实之意,我们群众代表一谈到违法征地的事,局长大人从不正面回应,不针对我们的诉求作答,总是将话题扯开,问东答西。群众代表问:住房遭强拆,村民们目前无家可归,怎么办?既失去土地,又没有生活保障,今后怎么生存?等急迫的事,局长不接话题,而是另起一行自顾自说起社会上的其他方面的人情事故见闻上来,好象我们群众代表没事来跟国土局长摆龙门阵似的,好像国土管理不是国土局长的职责和国土部门的职能似的,无语!                               向上信访,信访信件又回到基长镇原地来解决,基长镇在未针对我们的上访诉求作具体协商处理的情况下,就直接简单粗暴地回复我们村寨的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依然坚持自己的错误观点、肯定自己违法强征强拆做得正确,明明是严重违法硬说成只是瑕疵,明明是欺骗我们村民,掠夺我们农民的口粮田和居住地以达到囤地的真实目的。                    
        谁都淸楚罔顾法律、假借抢抓机遇之名、不顾一切盲目上马的旅游开发项目,前景通常不妙,风险极高,市场也不可能跟着领导的屁股走,这方面的风险领导应该心知肚明,只因我们村庄距离县城仅10公里,随着县城的扩展和从县城到我们村庄百米大道的开通,成为县城郊区和县城后花园大势所趋,土地增值潜力巨大,廉价掠夺我们村的土地资源却无风险,面对巨大利益的诱惑,什么法律规定,什么群众利益,什么征地手续,什么项目建设手续统统让道,不顾一切疯狂地抢兑权力,想尽一切办法和途径、巧取豪夺先占为已有,却说成是为我们农民的好、可以让我们村民有机会上县城买商品房过上市民生活,却不知我们到县城去吃什么?住哪儿?每平方米1300元的房屋赔偿款怎么可能到县城购买仅毛坯房都不下每平方米3400元的商品房。不拆房我们还有房住,而且还是装修好的楼房,既宽敞又明亮。一拆我们就无房可住。  因此,我们不服基长镇的上访诉求处理答复意见,申请独山县人民政府复查,我们依法据实据理驳斥基长镇无法无天的强征强拆的违法行为,独山县人民政府经复查下文撤销了基长镇的信访事项处理答复意见,要求基长镇再作处理答复,问题又推回到了原点!我们真的很无奈,我们村庄全体村民无故遭受的巨大损失应该向谁去伸张!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光华人物报 Copyright © www.ghrwb.com 2008-2016 光华人物报 版权所有 邮箱:308419567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