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华人物报

齐延涛诈骗巨款至今逍遥法外到底谁是保护伞


 

主持人:这里是光华通讯社,我是主持人赵净。
2016年4月27日,多家媒体曾经报道了大连昊远公司实际经营人齐延涛通过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担保,诈骗大连开锐国际贸易公司贷款71.2万美元,公安机关却不予立案的情况。去年6月16 日人民网等多家媒体又进行了相关报道,并且实地采访了多个受害人,社会反响十分强烈,2016年11月份中共辽宁省委书记李希对受害人反映的情况进行了关注。事情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大连开锐国际贸易公司的代理人高树今天又来到了我们的演播现场,下面请他告诉我们事情的最新进展和事件的来龙去脉。
 主持人:高先生,您好。
高: 主持人好。
 主持人:对于你们公司被骗的事情,我从去年6月份已经开始关注了,您给我们讲讲你公司被诈骗的经过吧。
高:2012年3月,昊远公司实际经营人齐延涛通过熟人介绍找到我公司,希望我公司为其出口服装做代理。齐延涛说他们每年出口服装200多万美元,给我们1.5%的代理费,于是我们就同意为其做代理。但前期加工服装所需资金需以我公司名义到银行贷款,我公司以前没做过这方面的业务,在银行方面也没有那么大的信用额度,对担保公司也不熟。齐延涛说他认识中信保的宋康华,于是齐延涛带我们到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见到业务经理宋康华。宋康华说之前齐延涛和中信保合作过。齐延涛提供的国外买方英国维雅公司规模宏达实力雄厚,在中国大陆地区信用额度达一亿多美元,你可以放心跟他合作。而且国外买方货款无法收回,由中信保赔付货款。中信保是国企,你不用担心。我们由于缺乏经验,轻信了中信保及宋康华,我们向中信保交了5万元的保费,由中信保给齐延涛提供的三家国外买方做担保。从12年4月陆续从哈尔滨银行大连分行贷款6笔,共计71.2万美元打到齐延涛的公司账户上。约定120天内回款。
 主持人:据了解,申请信用保险并不是很容易的,所需要的材料非常多,过程也非常复杂,那您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出现一些审核不通过的问题呢?
高:由于我们不明白投保程序,都是齐延涛领着我们办的,贷款很快就贷下来了。
 主持人:虽然他批的很快,但是其中有一个问题,你们公司的信用额度是60万美金,是怎样从60万美金提高到100万美金的,能具体和我们说说吗?
高:宋康华把成大公司的信用额度挪给了我们公司,使我们在银行的信用额度扩大。
 主持人:在您得知国外买家未付款后,您是怎么做的?
高:齐延涛未按约定期限将货款打回我公司,我们就去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找宋康华申请理赔,但宋康华说齐延涛不会不给你们钱的,让我们等。直到十月初,齐延涛外逃失联,我们再找宋康华,宋康华说你们的担保期限已过,不再理赔。实际是宋康华在配合齐延涛诈骗。
 主持人:我理解您现在的心情,但现在法律没有认定,谁也不能给它定论。但这其中也有许多说不过去的地方,比如齐延涛第一次没有履约的时候,您去找宋康华,宋康华让您相信他。而后,齐延涛出逃在外,他并不吃惊,反而像早就预料到一样答复您过了担保期。
高:对。
 主持人:那么就是说你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接触到贸易双方的另一方,而是由中间人齐延涛一手操控?
高:是。
 主持人:据您反映,宋康华与齐延涛勾结串通,为您提供虚假信息,我记得当时您已经及时报案了吧。
高: 12年12月我们就向中山公安分局报案了。
 主持人:据了解您在报案过程中遇到了不予立案的问题,他们不立案的理由是什么?
高:他们说证据不足。
 主持人:缺少什么证据,他们怎么说的?
高:开始戴永林说要中信保出具证据证明,中信保出了证明,又说得公证,公证出来了,又说要去美国,查收货人的证据材料,查实收货人有没有汇出货款,汇出来给谁了,再后来有说你们自己找人去美国查吧!
 主持人:我还听说中山公安分局干警戴永林向你们索要好处和让为其亲戚办理保险和为他的女儿承办婚礼,有这回事吧。
高:之前。我们开始找中山分局报案,承案人戴永林并没说不给立案,只是找各种理由往后拖。期间,他多次暗示我们拿钱。要我公司为其亲戚徐方文交保险,又让我女儿给他女儿找婚庆公司筹办婚礼。我们也明白他的意思,承诺等钱追回来给他几十万。但戴永林的意思是必须先拿钱。因我们被骗之后经济拮据,银行以及多家客户到公司追债,有的把我们起诉到法院。因没钱给员工开工资,无奈将10多名员工纷纷辞掉,好端端的企业被他们骗的瘫痪。因欠银行的钱,至今在银行系统还是欠账黑名单。想再发展,贷不出钱来。到2014年4月,中山分局下达不予立案通知书。于是我们就逐级多次上访,但最终上访材料还是转到中山分局,中山分局仍不给立案。任诈骗分子逍遥法外,正当维权上访者却像犯罪一样被押回当地,这世道真是黑白颠倒。
 主持人:其实对于这件事大家早有耳闻,当时的报道是《不给十万,不予立案》,包括人民网在内的多家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后来辽宁省有关领导已经关注此事,现在事情进展如何了?
高:12月21日,就此诈骗事件,我分别致信省委书记、省长、省公安厅厅长等领导,他们都对此事十分关注。然而中山分局承案人却向上级作假汇报,铁的诈骗事实,硬说是经济纠纷,实际是在包庇和纵容犯罪。他们和齐延涛、宋康华之间有不可告人的黑幕。
 主持人:其实这件事情所涉及的齐延涛、宋康华及中山分局等方面之间的关系不得而知,但其中确实是疑点重重。比如说,在您第一次上访时,把它定义为经济纠纷。之后又联系您,有没有给您一个准确的答复。
高:他们给我来过电话,当时我不在家,他们问我要戴永林和我要钱的笔录,并没有说立案这个事。
 主持人:据了解被齐延涛骗的公司有很多家,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高:齐延涛在骗我公司之前,就以虚构国外买方的手段,骗了奥利浦公司人民币240多万元,另外还有多家公司也遭到诈骗。到现在为止损失都没有追回。
 主持人:对于宋康华的行为有没有有关部门给于认定呢?
高:没有部门判定他们的责任,但是中信保辽宁分公司向我们收取了5万元保费,为齐延涛提供的三家买方进行担保,首先应对国外买方沟通确认合同的真伪。对担保的6笔货、70多万美元每笔回笼进行跟踪。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从始至终也没告诉我们任何信息,到最后通知我公司他们担保的是齐延涛虚构的买方。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责任,当时是因为信任他们是国企才做的这个主意。
 主持人:您还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
高:齐延涛构成此次诈骗得逞,是宋康华协助齐延涛精心设计的圈套,使我们上当受骗。齐延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买方,隐瞒事实,证据确凿。根据刑法266条其行为构成诈骗罪,希望上级领导对中山分局的承案人不作为进行查处,早日立案,把齐延涛缉拿归案。
 主持人: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也希望您的问题能够得到妥善解决。
高:谢谢。
 主持人:其实整个事件从2012年发生到现在已经快5年了,对于这个事件,我们不敢认定任何人的罪责,因为法律没有认定。但是中间的疑点我相信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有两个疑点我们不得不说,其一,当宋康华得知齐延涛逃跑时,他并没有奇怪,而是说你们过了担保期,其二是中山分局在接到李希书记关注此事之后,他们并没有向当事人录取口供,而是直接给予了回复,到底是谁给了他们这样的权利。当事人也还在上访,就是对社会充满了希望,对司法体系充满了信任。我们的司法体系、还有国企、国家部门对于民众都是保护伞,如果有一天这样的保护伞失去了保障,那后果真是不敢想象。希望有关部门能真正负责起来,对于这件事给予答复。我们光华通讯社也会持续关注此事。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

光华人物报 Copyright © www.ghrwb.com 2008-2016 光华人物报 版权所有 邮箱:3084195672@qq.com